中华食品网 - 健康饮食,品质生活!
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

为抗洪家都没来得及回的村干部 转移群众过程中遇难

2021-07-22 12:18:58 来 源:网络转载 浏览 451 次 字体:

原标题:逝者|为抗洪家都没来得及回的村干部,转移群众过程中落水遇难

米北村水位最高的时候,51岁的马新喜正站在铲车斗里救助村民,水势太大,他和老伙计陈长来配合着,一个开铲车,一个站在车斗帮忙转移群众。

7月20日下午1点左右,巩义市米北镇米北村,洪水裹着一辆小客车从坡上冲了下来,掀翻了铲车,马新喜从车斗摔落,身影几经沉浮,很快消失在了水中,遗体直到第二天凌晨五点才被发现。

从接到通知回村防汛,到落水遇难,一天一夜的时间,他都没有回家看上一眼。

7月20日,马新喜(后排右三穿深蓝色雨衣、拖鞋者)和村干部们在准备防汛。受访者供图

“父亲说我防汛没有责任心,我很惭愧”

7月19日晚11点,接到村里抗洪防汛的通知,马新喜连忙从郑州带着儿子马晨光赶回巩义市米北镇米北村,到村里时,已经晚上12点了。

作为村小组组长,马新喜对村里的事,比自家还上心。夜里,米北村村委开了防汛会后,马新喜还没来得及回家,就开始和其他村干部们一起排查防汛隐患。

马新喜穿着深蓝色的连帽雨衣,踩着一双黑白相间的拖鞋,走过米北村的大街小巷,蹚着水巡查起村子里的安全措施,“他去排查有隐患的房子,一夜都没怎么休息。”儿子马晨光说,排查时,父亲还要劝说住在里面的村民转移到安全的地方。

村干部们忙活了一夜,雨也下了一整夜,毫不见歇。

7月20日早上9点,马新喜和儿子在村委会碰面。见到儿子,马新喜一顿骂,问他,为什么昨晚不去防汛。马晨光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感冒了头痛,又被他批评了起来,“父亲说我防汛没有责任心,我很惭愧”。马晨光回忆。

早上10点钟左右,住在米北村的马莅苠发现,家里停电了,外面的水也越来越大,不一会儿就开始往家里涌,她连忙把院子里的水往外扫。

水越扫越多,山上的泥土很快被冲刷下来,和雨水混在一起,堆在米北村的街上,地势低的地方,水已经漫到了小腿肚上。

马新喜被评为村里的先锋模范党员,图中正在握手领奖的为马新喜。受访者供图

“一个浪,2吨重的铲车就翻了”

街上的水越来越湍急,一些村民被困在了路上,

20日中午11点,马新喜和儿子在养老中心又碰了面,这时村里已经断电断网,父子俩去村里的超市买来一桶泡面,匆匆扒了两口,马新喜又去街上帮忙了。

村民陈长来开来了自家的铲车,马新喜站在车斗里,两人从村委会旁的操场往街上开去,帮忙转运困在水里的村民。

水是突然涨起来的。村民吴凤梅有一间临街的农资店,街上的水没过小腿肚时,她正在把化肥和种子搬到二楼。从楼上下来的一两分钟时间里,原本只是下面浸湿的七八十袋化肥,一下子都被水冲得漂了起来,“一楼已经被淹完了,水得到胸口。”

吴凤梅家的地基就有一米多高,她推算,水位最高时,能有将近3米。

一切都来得太快了。陈长来回忆,当时,身后的水突然涨了起来,洪水卷着一辆小客车倾泻而来,“一个浪,2吨重的铲车就翻了。”马新喜从车斗里摔落,被卷入水中。

铲车朝右侧翻时,陈长来被水冲到车门上面,他死死抱住轮胎,跟着铲车一起被冲到了十几米外的路边。他站在铲车上,接过村民扔过来的绳子系在腰上,20分钟后,绳子断了,他就抓住电线支撑着,再后来,铲车也被冲走了,有人给他递去一个2米长的竹梯,村民站在房顶上扶稳梯子,陈长来一点一点爬了上去。

在水中被困2个多小时后,陈长来终于获救,他一下子瘫坐在村民家的晒台上。“都想放弃了,大家都给我帮忙,才捡回一条命。”

可是他却没有找到搭档马新喜。

7月20日下午1点左右,水位涨起来时,地势最高的米北村村委会一层已经全部被淹,水位快要漫过车顶。受访者供图

“一天一夜,都没有回家看过一眼”

7月20日下午1点左右,马新喜落水失踪。

儿子还在找他。马晨光说,水突然涨起来的时候,村民们都没预想到,他看到村委大院一楼停着的轿车,已经快被积水淹没车顶,“我们通讯中断了,村里没有信号,电话打不出去,短信也收不到。”

马晨光一直联系不上父亲,就出门寻找。晚上10点左右,雨开始小了起来,获救的陈长来刚刚缓过劲儿,赶紧和马晨光一起,出去找老伙计。村书记也发动村里的干部和村民一共十几个人,沿着河道打着手电寻人。

21日凌晨5点,在距离翻车地约400米外的地方,找到了马新喜的遗体。

马新喜生前照片。受访者供图

米北村第一书记马垣仁告诉新京报记者,马新喜是党员,还是村小组组长,平时村里有事儿,他总是最积极,没想到倒在了抗洪一线上。

吴凤梅记得,马新喜是个热心肠,做得一手好菜,是村里公认的大厨,谁家有喜事儿,准要请他帮忙,做菜,招呼乡亲,样样麻利,“他做的菜都特别棒,村里九月九和端午的时候举行活动,他都积极参加。”

马晨光告诉新京报记者,父亲今年51岁,平时在郑州的一家化工厂工作。每天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,马新喜总是开着厂里的叉车,来回搬运货物,救人那天,他依旧如此忙碌。“一天一夜,都没有回家看过一眼。”

想起当天的情景,陈长来指着铲车倒下的位置,哭了起来,“以后再也吃不到老伙计做的饭了。”

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

点击进入专题: 河南遭大范围暴雨袭击

责任编辑:朱学森 SN240

[责编:ncxhw]

免责声明: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华食品网(www.spnews.cn)的观点,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。如涉及版权、稿酬等问题,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